畸恋—隆化县"3.27"命案侦破始末

2014-06-19 10:47:18   来源:承德广播电视报   

  1.老人遛弯 惊惶报警

  3月27日,正午刚过,阳光抚慰着刚从寒冬中苏醒过来的大地。已退休赋闲在家的赵亮约上好友王刚顺着隆化镇罗家沟到东山公园遛弯,拾级而上,不知不觉已到了东山公园水泥路的尽头,二人有说有笑地沿着土路又往山上走了100米左右,突然发现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横卧在眼前的土路上:只见该男子有15、16岁的样子,头朝南仰卧,颈部血肉翻卷,身旁有大面积血泊。二人霎时吓出一身冷汗,惊魂未定的赵亮立即拨打110报警。

  隆化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赵亮的报警后,立即指令隆化镇派出所、刑侦大队出警至现场。民警到达现场后,看到被害人仰卧在血泊中,颈部的鲜血还顺着长长的创口往外浸润,苍白而毫无生机的脸上昭示着青春和生命,却早已逝去,惨不忍睹。经现场勘查确认,死者系被他人用锐器割喉杀害。

  案情重大,民警立即向隆化县公安局长宣国锋、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林广文汇报了案情,并对现场进行先期处置。在保护、封锁现场的同时,火速对现场周围进行搜寻,力求发现可疑人员和相关痕迹物证。

  2.弟弟被杀 姐姐失踪

  隆化县公安局迅速组织成立破案指挥部和专案组,并向全局发出指令:抽调刑警、交警、巡警、各派出所的120余名民警组成若干小组全力投入侦破工作。

  专案组民警很快查清:被害人是隆化县某中学学生祝达,其于27日中午11时50分许被人带出校园。经调取校园门口的天网视频监控录像,经受害人家属辨认,确认把祝达带出校园的人系祝达姐姐祝玫的对象石磊。

  经进一步了解,祝达的姐姐祝玫系隆化县某医院护士,年前与石磊确定恋爱关系,最近二人经常吵架,祝玫多次提出分手,但均遭到石磊的强烈反对。而且从当日上午开始,祝玫的家人一直联系祝玫,但始终联系不上,其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经向祝玫的同事了解,祝玫在3月27日上午刚刚下夜班,便被石磊骑摩托车接出西行,途径隆化镇伊逊河新大桥前往煤窑村方向,随之从监控中消失。

  指挥部据此确定:尽快找到祝玫和石磊是破案的关键。当前所有工作要围绕寻找祝玫和抓捕石磊展开。

  3.争分夺秒 疑犯落网

  根据天网视频监控以及综合其他信息分析 ,可以认定石磊极有可能驾驶牌照号为“冀HMM796”红色125雅马哈摩托车向县城西部逃窜。

  指挥部确定了“封闭门户、敲山震虎、逼凶现身、伺机抓捕”的侦查方略,决定调整警力“封闭”县域所有出境路口,防止疑犯外逃;负责公路盘查的民警迅速查明案发后途经案犯逃跑方向的客运车辆,与车主、司机全部见面,以搜寻可能对侦破有利的信息;组织民警沿着西川沿途村落的小吃部、小卖部、收货点、收购点进行走访排查,在查找疑犯线索的同时,逼其现身;部署警力在阿拉营村石磊家附近蹲守布控。

  19时许,“天网”视频巡控组反馈信息:石磊驾驶其红色雅马哈摩托车在承围公路汤头沟镇河洛营村路段出现,19时18分通过水泉卡口驶入镇内。20时25分,一辆疾驶的摩托车从蹲守民警面前一闪而过,民警张米多立即跟了过去,借着车灯,他一眼便看到了摩托车的车牌号为冀HMM796,他立即向同事示警并快速跟近。这时刚停下车的石磊发现了急扑而近的民警,困兽犹斗的他退到了墙根处,欲翻墙逃跑,张米多来不及思考石磊是否随身携带凶器,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拦腰死死抱住了石磊,于志强等其他三名战友一拥而上将其制服。

  4.艰难审讯 一波三折

  警方开始连夜审讯石磊。在审讯初期,任凭侦查员们如何工作,他都三缄其口,拒不供述犯罪经过和祝玫去向。

  任何犯罪嫌疑人都有他的软肋,石磊也不列外。侦查员们决定寻找讯问的突破口,击溃石磊的心理防线。结合民警在侦查中了解到的情况:石磊在作案后,曾潜回到家中,在外逃前向其父母跪拜,说“儿子不孝,以后不能给你们养老了”。这说明,石磊还有“人性未泯”的一面。民警决定从“情”字入手打开突破口。询问其与祝玫关系时,石磊称其对祝玫用情很深。民警讯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深爱祝玫,如果祝玫被害,难道你就忍心让你心爱的人曝尸荒野吗?”嫌疑人沉默不语。民警接着又问:“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如果祝玫真的被害,难道你就不怕她在九泉之下怨恨你吗?”嫌疑人低下头去。民警步步追问:“看来你对祝玫的感情并不是真心的。是真心首先就要坦诚,不能有欺骗,为什么你连对祝玫做过什么都没有勇气承认呢?”嫌疑人脸上轻微地抽搐一下,心理防线开始松动,不停地搓手。在低头沉默几分钟后,嫌疑人痛哭流涕地说:我领你们到苔山上找尸体。

  28日凌晨1时许,局长宣国锋、副局长林广文带领侦查员们在漆黑的夜色中,根据嫌疑人交代的大致地点,登上苔山开始寻找尸体。2时许,天空突然雷电大作,大雨哗哗而下。参战民警们浑身上下淋得湿漉漉的。3时许,在苔山将近山顶处,民警找到了血泊中被割喉已经死亡的祝玫,经法医判定,其死亡时间应为3月27日10时左右。

  虽然找到了祝玫尸体,但是对石磊的讯问仍异常艰难。再次审讯开始后,民警针对其拒供心理,不烦不燥地向其宣讲法律。择机从法律角度讲述认罪态度在判刑中的作用,使其心里防线不断松动。3月28日,石磊终于如实交代了残忍杀害祝玫姐弟的犯罪事实。

  根据石磊的交代,指挥部立即指派大队长刘国飞带领民警,在百余平方公里的不同地域内,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开始搜寻石磊抛弃的相关物证。在隆化镇西北某沟人烟罕至的地方找到并提取了被石磊烧毁的被害人皮包的灰烬及皮包铁环,化妆镜碎片、硬币。在杀害祝玫的东山上,在一个叉路口的树林中找到了被石磊抛弃的祝玫的白色手机外壳。在石磊逃跑途径的蓝旗某村的一眼废弃的大井内,民警们冒着沼气的刺鼻异味,下到三米深又脏有臭浑浊不堪的大井内,经过两个小时的打捞,终于找到了一个个涉案物证——嫌疑人石磊抛弃的杀人凶器折叠刀、受害者的手机电池、sim卡、钥匙等。

  5.如此惨剧 令人唏嘘

  据石磊交代, 2013年11月,经人介绍,其与张三营镇的祝玫谈对象并确定了恋爱关系。石磊多次要求祝玫带其去拜见祝玫的父母,均被祝玫拒绝,生性多疑的石磊怀疑祝玫还有其他男朋友,二人为此多次发生争吵。今年3月初,祝玫提出与石磊分手被石磊拒绝。3月27日9时许,石磊骑摩托车将祝玫约出,带至隆化镇苔山山顶一土路边,祝玫又向其提出分手,二人因此发生争吵,由于接受不了祝玫向其提出分手,在“我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 ”的极端狭隘心理支配下,石磊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将祝玫割喉杀死,后骑摩托车逃离现场。12时许,石磊将祝玫正在上学的弟弟祝达骗至隆化镇东山公园观景亭附近,在祝达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以相同的手段将祝达杀死,后骑摩托车向蓝旗镇、旧屯、韩家店一带逃跑。途中其将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折叠刀及被害人的手机、皮包等物品进行丢弃和烧毁,直至被抓获。

  5月15日,隆化警方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本文除民警名字外均为化名)

  (本报通讯员 张励 闫振德)


相关热词搜索:隆化县 畸恋 命案

上一篇:银领社区:全心全意打造居民之家
下一篇:读者热线2296243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