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e观沧海 > 正文

[e观沧海]拍不烂写不透的塞罕坝美在哪里?

2016-11-25 16:11:05   来源:e观沧海微信公众号    

  从国内任何一家中文网站搜索“塞罕坝”三个字,无论是新闻、还是图片,有万条之多。摄影家拍塞罕坝,这个地方也成为国内外摄影家趋之若鹜的地方;诗人、作家写塞罕坝,旅行家推荐塞罕坝,这个地方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从首都北京出发,沿着清帝开发出来的古老御道,一路驱车北行,穿越燕山山脉,直抵蒙古高原的南端,就到达“美丽的高岗”――塞罕坝。

  草原、丘陵、森林、湿地;天然造化的风景,人文缔造的传说……

  听塞罕坝、看塞罕坝、说塞罕坝、写塞罕坝,每次去塞罕坝,不一样的情感流淌、不一样的真情表白、不一样的见闻收纳,俱凝结在笔端,我写道:美哉、塞罕坝!!!

  塞罕坝之美,美在风光

  有一资料统计,中国浩瀚的文化海洋中有一支生力军――摄影人。在这个圈子中能被称之为“家”的数以百万计,在这个用镜头和光影诠释人间万象的特殊群体中,听说过、到过、拍过塞罕坝的达到了90%以上,塞罕坝让一批摄影人成了摄影家,缘于塞罕坝的美丽风光。

  塞罕坝的风光之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春天的塞罕坝,沉默中孕育着无限的生机。

  地处平均海拔1400米的高原,这里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每年6月初,和煦的春风才会悄悄地吹去落叶松上的浮雪,还其一丝翠绿。

  林间、溪畔,听欢快笑声,呢喃低语。

  塞罕坝的生物,在初春时节迸发出厚积而薄发的嫩绿,沉聚了漫漫长冬的力量催生的新绿,无论在画板中、镜头中都有别样的魅力。

  夏天的塞罕坝,一个“绿”字表述她已不足以涵盖点滴。绿的是松、是桦、是杨、是草,青翠欲滴。漫无边际的绿的林海,幽深得装下整个天地;广袤的大草原,“油绿”这个写意的词最为贴切。

  各色的野花装点着深绿、浅绿、油绿、墨绿的大地,万绿丛中一点“红”、一点“粉”、一点“黄”、一点“紫”,诸多调色盘中藏着、掖着的色彩都无法描绘这美丽的高岗。

  天高、云淡、水墨、山幽,一切都活起来了,大地披轻纱曼舞、湖水唱情歌伴读、流动的云彩反而成了点缀。

  秋天里的塞罕坝,似一张油彩画用尽想象中的所有颜色。经历了春之萌发,夏之成长,高原在这个时候才放慢了脚步。

  塞罕坝的秋,有人说要从7月下旬开始,更多的理由是因为她的“体温”让人没有体会到夏的酷热,道出了来塞罕坝度假的人们最贴切的感受——“爽”。

  塞罕坝的秋是多彩的,坝上金秋拍出了美丽,但一个“金”字绝不能道出坝上秋的色彩。金色的金莲花漫山遍野、雪白的干枝梅无语却在争夺观者的眼球,黄的杨、白的桦、绿的松、火红的五角枫、还有粉色的、墨色的、紫色的精灵们。

  塞罕坝的秋是静的,清流远去,松涛低语,牵动着人们的思绪。旅游的人们摘下一片火红枫叶权作书签,把无限的畅想存留成永久的记忆。

  冬天的塞罕坝,仅以黑白两级的色调,就足够展现它的妖娆与神奇魅力。

  塞罕坝的冬,最纯洁、最漫长、最安静。蓝天衬托之下招摇着冰清玉洁、粉妆玉砌的美艳世界,银装素裹,雪淞玉树,美得冷艳,美得纯洁,美得有如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塞罕坝的风光之美,留忆在文学作品之中、留忆在影视片断的空镜头中、留忆在摄影家的胶片和COMS中,更多的是留在每个到过塞罕坝的人的情愫中,一次两次多少次会看够、读全、领悟到其风光之美呢?

  塞罕坝之美,美在渊源

  塞罕坝之美,美在其多重的文化渊源。当年旌旗猎猎,战马嘶鸣,“肄武、绥藩、狩猎”留给后人是深厚的文化内涵。

  站在塞罕坝上最高点的“点将台”上,登高远眺,北面蒙古高原一望无际;南面越过冀北山地则是辽阔肥沃的中原大地,脚下是通往京师的咽喉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当年,雄才大略的康熙大帝就是站在这里,北控蒙古,南制天下,恩泽边疆,把一个王朝强盛的军力传递给四面八方,康熙帝以这里为支点,建立起了一道民族团结万众一心的牢固边防。

  历史的风云掠过坦荡无垠的草原,也给这片土地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今天,崭新的生态文化在塞罕坝更有最吸引人的魅力。三代建设者把不毛之地变成了森林公园,总面积142.6万亩,其中有林地面积达到了110万亩。落叶松、樟子松和云杉等构成了森林的主体,600多种植物让这里成了华北地区最大的基因库;獐、鹿、狼、野猪等和各种鸟类成了这里新的“居民”。

  塞罕坝的文化是多元的,来塞罕坝旅游更是多元的。可一日两日览胜,可自驾游多日怡情畅游;春看绿、夏赏花、秋看百色风光冬赏雪;可飙车狂野、可纵马驰骋、可漂流探幽、可滑雪放纵,能玩的这里都有、能静、能喧、能酒、能歌。

  一位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曾经这样评价塞罕坝的文化:“汉、满、蒙文化大联合,草原风情和森林生态内涵互补充,塞罕坝是独一份。”

  塞罕坝之美,美在内涵

  塞罕坝之美丽风光有天然馈赠,更多则是人类建设的伟绩。

  塞罕坝记载了第一代、第二代建设者“先治坡、后治窝”的历史背影,听他们说“会战马蹄坑”的辉煌,听他们说住地窨子、吃刀砍冻土豆、雪水和苦力的“甜蜜”往事,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报怨,而是怀念和留恋。

  这是何等的境界和胸怀,这种精神伴着他们的青春、甚至于生命的代价影响着子孙、昭示着后人。汗水的浇灌才回归到“乌桓城下雨初晴,紫菊金莲遍地生。最爱多情白翎鸟,一双飞近马边鸣”的美丽情景。

  多少文人墨客来到塞罕坝,从风光中,写人,从记忆和自己的感悟,写塞罕坝的奋斗史,“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珍禽异兽的天堂,奋斗者的战场”这句流畅的语言,留在中华文字的记忆之中。

  一位摄影界的老前辈,在塞罕坝拍摄了若干精品。他由衷地说“有人说塞罕坝的题材让我拍绝了,实在找不出新意。这种说法错在没有发现风光之美,更错在没有发现塞罕坝人的精神内涵之美。如果拍塞罕坝人的精神境界,一辈子也拍不绝。”

  塞罕坝之美,美在和谐

  从1962年建立国有林场,距离今天已经54年了。塞罕坝迎来了顶风冒雪的第一代建设者,其后的三代人把不毛之地再造成今日风貌。

  54年后的今天,塞罕坝成了华北地区最大的人工林小径材基地,成为了塞北地区的富庶之乡,成为了弘扬中华文明和艰苦奋斗精神的教育基地。

  一位领导同志曾经这样评价塞罕坝,“塞罕坝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的集合体。”

  其生态地位不可忽视。数十万公顷的森林尤如一道绿色的长城,阻挡着浑善达克沙地南移;硕大的绿色水库,涵养了中国北方几大城市赖以生存的滦河、辽河之源。

  塞罕坝森林、草原、湿地生态系统的典型性,是我国高原高寒地带少有的生物多样性富集区。有600多种绿色的植物,覆盖着高达90%的原野山川,有300多种飞禽走兽栖息在这片生态乐园。动植物资源的稀有性、珍稀性、自然性和学术性又巩固着精神文明的基础。

  不破坏资源而有效地利用资源,适度发展生态旅游。着眼于长远发展,他们规划了保护区、核心区、旅游区,并为之建设了保护蓝图,走出了以保护以主题的坚实的每一步。

  ……

  说塞罕坝,谁也说不过塞罕坝人。他们是用自己的经历在说,用情感在说,用心在说。

  写塞罕坝,谁也写不过塞罕坝人。他们不是用笔,而是用传承艰苦奋斗的精神、用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布局在写着明天。

承德新闻网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承德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承德广播电视台和承德新闻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承德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承德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一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承德新闻网联系。
4、不论您是否仔细阅读上述条款,只要您登陆了承德新闻网及直接或间接浏览了发布在承德新闻网上的网页,均视为您已经阅读并能够完全同意。

相关热词搜索:塞罕坝 观沧海

上一篇:心路丨身边感动②——家边公园的幸福吟唱
下一篇:[e观沧海]权力,姓“公”才有生命力